即使有物联网加持,可能也撑不起小米的千亿美元估值

  两年前,参加两会的小米创始人雷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信誓旦旦的表示,小米现金流充裕,五年内不考虑上市。

  然而,三年还没过,雷军的话锋就已明显转向,他说:“上市不是目标,只是一个阶段……何时上市,是一个顺势而为的事情。”emmmm…….所以嘛,创始人的话大家向来听听就行……

  再之后,小米上市的消息日日更新。这不,5月3日一大早,小米公司终于向港交所递交了IPO招股书。这是继阿里巴巴之后,全球最大的科技企业IPO。

  一次里程碑式的IPO

  “雷布斯”继续掌舵公司的战略和前行方向

  毫无疑问,小米的 IPO 注定会成为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IPO。这种意义不只体现在此次IPO的规模上,更重要的是,小米由此成为港交所《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咨询总结》新规4月30日生效后,首个尝试“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公司。

港交所网站截图

  同股不同权也叫做AB股结构,就是允许实际掌控公司经营方向的公司创始人和主要高层管理者持有的相应股权拥有更高的董事会和股东会投票权重。这有利于在上市之后创始人通过对投票权的控制,继续掌控公司的发展战略和方向。

  一般来说,公司管理层持A股,拥有高投票权;一般股东持B股,拥有低投票权(一股一票或无投票权)。作为补偿,高投票权的股票一般流通性较差,一旦流通出售,即从A类股转为B类股。

  当年,阿里巴巴曾希望以同股不同权的合伙人制度在港交所上市,并花费大量心血解释沟通,但香港证监会不为所动,最终阿里巴巴远赴纽交所上市。截至 2017 年12 月,痛失阿里巴巴的港交所通过 IPO 所募集的资金额已经落后于纽约证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跌落至第四名。2017 年 12 月 15 日,港交所“痛定思痛”,宣布启动 20 年来最大变革,正式放开“同股同权”的股权设置限制。

  招股书指出,依照同股不同权架构,小米集团对于提呈本公司股东大会的任何议案,A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0票,而B类股份持有人则每股可投1票。

  雷军的小米持股情况在此前颇受关注,今日也终于答案揭晓。根据招股书显示,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持股31.41%,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斌持股13.33%,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官黎万强持股3.24%。雷军和林斌持有股份为A类股,其他人持有的为B类股。也就是说,雷布斯至少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毫无疑问将继续掌舵公司的前行。

  靠什么才能撑得起千亿估值?

  物联网构建新护城河

  除了“同股不同权”的新尝试,大家最津津乐道的话题还是上市之后的小米估值究竟多少?

  如果小米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雷军的身价则至少有314亿美元。在“2018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中国首富马化腾以453亿美元排名第17,马云以390亿美元排名第20,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凭借1120亿美元身价排名第一。314亿美元身价则可排名24位,低于李嘉诚的349亿美元,高于许家印的303亿美元。

图:2018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

  另据媒体报道,小米员工的身家,大致可以根据工号来判断,早期进入小米的都有期权,如果不出意外,前100号员工未来都可能成为亿万富翁,前1000号员工未来也可能成为千万富翁。

  那究竟小米的估值能否超过千亿呢?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如何判断一家公司的估值——最简单的方式无非看看今年的净利润,再测算一下明年的净利润情况,乘以一个行业平均的市盈率倍数。

  小米巨亏438.9亿?

  如果直接去翻看小米那份几百页的招股书,你可能会发现里面含有“净利润”字样的不同数据口径有一大堆,比如“未经审计的净利润”、“经营利润”、“经调整后的净利润”等等。

  一旦忽略会计准则,就会被2015年小米净亏损76.3亿元,2016年净利润4.9亿元,2017年净亏损438.9亿元这一串数字所吸引,从而得出小米巨亏的结论。

  其实这一亏损数字并不能作为估值参考,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美图IPO时“巨亏63亿”的头条新闻?因为香港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并不多,会计准则也和美国不一样,美图当年就吃了同样的哑巴亏。给大家详解一下,互联网科技公司通常会在之前融资时给投资人发行不少优先股,如果估值从一开始的几千万美元到了几百亿美元,这些优先股的价值也放大了很多倍,股东的财务浮盈也翻了N倍。但这些股东还没退出,所以他们的投资价值的提升,在财务报表里就会被认为是公司对这些股东的负债。

  所以看互联网公司是否盈利,不能单纯看净利润,还要要看经营利润和调整后的净利润。扣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和向员工发放股份等因素,小米2015年小米净亏损3.0亿元、2016年净利润18.9亿元,2017年净利润53.6亿元。所以小米肯定是赚钱的。

  我们不妨大胆一点,预估小米的利润增速将达到200%,也就是在2018年达到150亿元。然后,接着来估计市盈率。

  小米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要想确定市盈率,关键需要判定小米是一家怎样的公司?是传统的硬件公司,还是智能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如果只是单纯的硬件公司,那么利润率低,市盈率也很低,如果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情况则大为不同——同样在港股上市的互联网公司腾讯有42倍的市盈率,亚马逊的市盈率则高达193倍。

  对此,雷军在公开信《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中明确表示: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具体而言,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 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小米将自己的商业模式归纳为“铁人三项”:硬件+新零售(以 loT为核心的新零售和智能硬件)+互联网服务。

  其中,硬件版块的业务依然是小米自身三大硬件体系——手机、电视、路由和外部的生态链智能硬件,目前小米是全球第四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并且创造出众多智能硬件产品,多个品类销量第一;互联网版块的业务包括了MIUI、互娱、云服务、金融、影业,最新的小米软件界面——MIUI 用户月活达到了 1.9 亿;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最新出现的新零售版块,该版块包含小米商城、全网电商、小米之家、米家有品四项,完全以物联网IoT为核心。

  小米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连接了超过1亿台智能设备(不含手机和笔记本电脑)。2017年按连接数量计算,小米的消费级IoT硬件全球市场份额为1.7%,身后是苹果0.9%,亚马逊0.9%,三星0.7%和谷歌0.6%。

  2017 年以来小米主推的线下体验店——“小米之家”承载了小米的智能硬件和物联网业务——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小米都走低价和多品类的模式。而这些智能硬件设备离不开小米生态链上的企业,如果小米自己搞90多个部门去生产不同的产品,会累死人,效率也会低下。小米把创业者变成老板,小米是一支舰队,生态链上每一家公司都是在在高效运转的,由此构筑了小米物联网业务的护城河。

图:小米生态链部分企业

  援引小米联合创始人刘德的话,未来三年,小米可能需要着重解决三件事:

  第一是继续扩大互联互通联网的数量。小米还是要在未来三年保持家用设备物联网设备平台第一名的领跑状态。截至 2018 年 1 月 13 日,小米之家全国范围内门店数突破 300 家。雷军在深圳小米之家旗舰店开业时表示,预计2018年年底将开到 500 家,2019 年达到 1000 家,真正形成销售规模。

  第二是看看诸如AI人工智能等更多的智能化属性,到底能够对物联网设备有什么帮助。比如智能音箱,是否可以直接连通这些智能设备。目前小米正在寻找这样的新机会。

  第三是探索这个领域还有什么新的商业机会。比如原来说电饭煲到底什么时候能卖大米,净化器到底时候什么能卖滤芯等,基于米家APP以及智能设备的数据同步,最终可以走出一个遥控器电商的新模式。这样的增值应用场景跟联网设备数量有很大关系,首先需要有几百万、上千万人用你的饭煲,所以一是追求数量,二是由数量带来的新机会。

  招股书显示:2017 年小米的收入构成中,以手机为核心的硬件业务占比为 70.3%,互联网服务占8.6%,新零售(物联网和智能硬件)占了20.6%。互联网服务和新零售的占比在逐年提高,所以小米的确越来越像一家互联网公司了。

  可是这可能还不够,雷军承诺:从2018年起,小米每年整体硬件业务的综合净利率不会超过5%。如有超出部分,我们都将回馈给用户。所以小米正在探索以硬件作为入口,然后从后续的软件和数据服务产生利润的新模式。这种构想能够说服多少人,直接决定了这家公司的未来。

  基于此,如果小米的估值想要超过千亿美元,那么其市盈率应该接近或者高于腾讯(6000/150=40),即使有物联网这条新护城河,实现这一目标也显得似乎有点儿困难。

  但正如雷总所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小米现在才刚刚走出了第一步。